文章作者头像

Ruins

2018-08-27 16:05:19

当生命安全成浮云 网约顺风车再难翻身

  • 威锋客户端

  • 用微博扫我

由于乐清女孩乘滴滴遇害一事,网约车平台的安全缺失和定位畸形再次被全社会诟病。8 月 26 日滴滴发布公告「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称,自 8 月 27 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并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8 月 26 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保障乘客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整改情况。交通部要求:即日起,不得再新接入未经许可的车辆和人员,并加快清退已接入的不合规车辆和人员。

会上滴滴承诺:自 8 月 27 日起,在全国内下线顺风车业务,重新评估业务模式;9 月 1 日前完成合规化运营工作方案,报送有关部门并接受社会监督;开拓平台用户紧急情况报警通道,完善配合公安机关证据调取机制。



就在滴滴顺风车女乘客遇害事件引起了大量评论的同时,高德顺风车业务也于 8 月 26 日悄无声息地关闭。高德方面称,下线顺风车是出于安全考虑,何时恢复,以及目前业务开展进度,高德官方暂无回应。

作为一家有野心的地图服务商,高德进入共享出行领域的路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2017 年 7 月,高德上线“易行平台”,接入滴滴、首汽、神州、曹操专车等叫车平台,打造“一站式公共出行平台”,提供公共出行解决方案。此时高德已有入局共享出行的打算。

一年之后,高德悄悄上线了叫车平台,加深了高德叫车的服务。相比较使用单一叫车平台,高德叫车可以同时有多种选择,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因此,高德叫车也被人称为“叫车界淘宝”。

2018 年 3 月 27 日,高德新任总裁刘振飞宣布上线顺风车服务,致力于纯公益共享出行。经过 4 个月的发展,高德顺风车仍然只服务于武汉和成都两所城市。高德声称,顺风车属于公益性质,无商业化目的也不会对用户抽佣。据高德工作人员介绍,顺风车城市部署计划仍在有序进行,需要一些时间。



高德希望通过无商业化零抽佣计划,欲图拉拢司机用户和建立起的乘客信心,出发点不错但显然过于理想化,还存在不少安全方面的漏洞。只不过由于滴滴平台一家独大,高德顺风车又特别低调,当时并没有引发多大关注。

然而 3 月份高德顺风车才刚上线,5 月份就发生了滴滴顺风车空姐遇害事件。高德顺风车的“公益理念”才刚刚萌芽就被这一全国关注的恶性事件扼杀在摇篮之中。滴滴顺风车短短 3 个月内背了两起命案,也让“顺风车”这个名称变成恐怖的夺命代言词。

高德绝对不敢做滴滴第二。

顺风车命案的教训何其惨痛,惨痛到相关部门必定将大力出手,强化监管制度,抬高顺风车业务的准入门槛。顺风车市场的发展也将进入一个拐点,眼下则正是跌入谷底之际。辛苦建立起来的顺风车形象却因为滴滴顺风车出事而很可能变成徒劳,高德也很无奈,但是没有办法,谁敢枉顾生命?

不止高德,网约车市场也是阿里挥之不去的痛。当年滴滴和快的大战,快的在阿里扶持下一度逼近市场第一,谁想阿里第一的宝座还没坐热,却突然传来快的和滴滴合并的消息。随后滴滴蚕食快的,几乎垄断网约车市场。这次在网约车市场失败的滑铁卢阿里并未忘记,但是随着顺风车安全问题的严重暴露,阿里想再次依靠顺风车进而发展网约车之梦的可能基本泡汤。



资本天生逐利,为了商业利润可以为一切可为之事,当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本能依旧驱使着企业,就会暴露最核心问题。2017 年底《财经》杂志对于滴滴 CEO 程维的访谈中,通篇所谈都是如何与对手 Uber 美团的“战争”,战意浓烈,求生欲狂热。隐私保护、出行安全、服务监督等等与用户关系密切的事项仿佛不值一提。

没错,滴滴等互联网公司都在用商业竞争的习惯在公共服务领域施展拳脚,除非外力粗暴介入,否则很难让企业自主养成公共利益思维。更多时候,资本疯狂追捧的顺风车市场,看到的只是一摞摞行走的钞票,而不是鲜活珍贵的生命。公权力是应该给顺风车更大的压力,让企业背负更重的责任(包括事故后的惩罚代价),哪怕顺风车发展为公共出行做过不小的贡献,但做不到足够的安全,就不可高调生存。
锋观点二维码

微信订阅“锋观点”请搜索

公众号:weiphonegd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