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观点

我要投稿
文章作者头像

98wwccc

2017-10-24 16:59:01

富士康:太累 想单干 苹果:稳住 老哥!

  • 威锋客户端

  • 用微博扫我

  苹果代工厂是一种光环,也是一种桎梏。

  今年 6 月份, “Android 系统之父” Andy Rubin 在离职谷歌后潜心研发的新款手机 Essential Phone 终于亮相。据悉,这款 Essential Phone机身由钛和陶瓷材质打造,配备 5.7 英寸 2560x1312 QHD 分辨率屏幕,正面为一块几乎无边框的圆角全面屏。屏幕几乎覆盖整个顶端,屏占比面积 S8 还大,可能称得上是市面上最接近全屏的智能手机。该机售价 699 美元(约合ren min bi  4789 元)。目前只对美国消费者开放购买。

  据媒体报道,在 Essential 网站的投资者页面上,该公司列出了代工商富士康、Rubin 自己的孵化器 Playground、Redpoint、Access Technology Ventures、腾讯、VY Capital 和 Altimeter Capital 的标志。


  事实上,种种迹象表明富士康正在摆脱代工业务模式,转而将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其中在手机业务上,目前已经拥有诺基亚手机与夏普手机两大品牌。还有意向要谈下酷派、美图的投资扶持。

  2016 年,富士康以 3.5 亿美元从微软收购诺基亚功能机业务相关资产。也是在 2016 年,富士康以 3890 亿日元(折合 35 亿美元)收购夏普 66% 的股份。除了面板业务,目前富士康也将夏普手机带回了市场。

  8 月份,夏普 AQUOS S2 面市,该手机采用 5.5 寸 1080P 分辨率级别高屏占比屏幕;基本硬件组合为骁龙 630 八核处理器(高配版骁龙 660)搭配 4GB RAM+64GB ROM/6GB RAM+128GB ROM 两个硬件版本;机身前置镜头 800 万像素,后置主镜头采用 HTC “先拍照后对焦”方案双镜头;机身电池容量 3020 毫安时,支持NFC、支持双卡双待。


  但新手机的出现和老手机的回归问题都一样,市场需要时间接受这个品牌。不过富士康一连串的动作,却开始让人不得不琢磨这家顶级手机代工厂接下来的目标。

  最近正是应付苹果 iPhone X 订单的紧张时刻,结果冒出一条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富士康准备联合夏普共同组建一个超过 4000 人的团队,在 2018 年继续向全球手机市场扩张的新闻。据该消息称,在为期三天的内部会议中,夏普手机的长期目标被定为进入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前五。

  全球前五什么水平,至少是比肩 OPPO、Vivo 了。

  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对这个目标似乎很有信心。他甚至可能在主导富士康收购夏普 66% 股权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全力支持自有手机品牌的计划。

  实际上,除了手机外,这几年富士康投资领域触及各个行业,包括欧洲领先的 IT 软件和硬件整合服务提供商 S&T、印度第二大本土电商 Snapdeal、软银亚洲资本、滴滴出行、摩拜单车等。这些投资也表明代工起家的富士康,明显已经不甘心只做没有话语权的幕后英雄,而是要全面走向前台。

  有人说,郭台铭能做出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但是一直没能做成一个品牌,正是他的隐痛。

  代工苹果产品让富士康有了怎样的变化?最显著的例子是郑州富士康工厂,郑州被形象地称之为“苹果城”。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 iPhone 制造厂,享受政府提供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为了保障 iPhone 能够快速销往全世界,郑州的物流和空港迅猛发展。

  iPhone 是苹果最畅销、最赚钱的产品,“苹果城”则是 iPhone 生产链条的核心所在。苹果确实为它的供应商带来了大量、稳定的订单,使得企业实现规模效应。


  苹果供应商拥有独特的标签,“业内最佳”和“高效率、高强度、低利润、服从”这种矛盾的特性,完美地结合在了他们身上。苹果对于产品的每个细节都完美把控,这也要求其供应商做到极致。同时,出于苹果的“变态”要求,供应商们也逼迫自己不断进步——苹果不断要求台积电拿出更精密的制程,要求瑞声科技拿出更好的声学器件,甚至逼迫富士康不断改良创新,以实现效率最大化。

  有玩笑称,因为苹果的产能压力,富士康车间里最少培养出了几千名能胜任厂长的优秀车间主任。

  但是辉煌的背后,是残酷的厮杀、命悬一线的风险以及蓝领般的待遇。

  在苹果的供应体系里,更低成本是不变的准则之一,始终攫取最大的利润是目标。苹果对于供应商的核心策略是“竞争与制衡”,没有哪家供应商是不可替代的。而苹果则是永远的受益者,总能以最低的价格拿到最好的产品。

  在产业链的中下游徘徊无疑不是长久之计,富士康为苹果代工了 10 年,其经营性利率一直维持在 3% 上下,属于典型的高投入、高产出、低毛利的产业类型。想要摆脱这种状态,就得像三星、华为、小米那样,打出自己的品牌来。

  苹果当然知道富士康的这点心思,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自家 iPhone X 的生产。


  日前,根据报道,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参加台积电 30 周年庆典活动之前,与富士康(鸿海) CEO 郭台铭在台北正式会面。虽然说大家暂时还不知道到底这次会面双方谈了什么内容,但是媒体纷纷猜测,他们会谈的重点内容肯定与 iPhone X 的制造瓶颈,或者说与 iPhone X 的产能有关。毕竟之前不少分析师都提到,iPhone X 的产能受限,首发的数量将会非常的少。

  作为 iPhone X 唯一的组装厂商,再加上部分 iPhone 8 Plus 订单,富士康的命运还是和苹果新产品的销售牢牢绑在了一起。

  作为苹果,多年来跟富士康合作,客观上帮富士康积累了大量规模化生产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自然不愿意富士康突然转身变成竞争对手。所以 Jeff Williams 与富士康的高管会面,除了确保 iPhone X 的量产,或许还会旁敲侧击地稳一稳富士康蠢蠢欲动的心。

  ——新手机的订单都给你独占了,还想怎样嘛!先安心做 iPhone X,很急!

  商场上没有牢不可破的合作关系,也没有单纯的竞争对抗关系,富士康想依靠目前拥有的资源打造出被认可的手机品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在同时,苹果订单又绝对不能放手,想要做品牌,就得有规模,想要大规模,就得做代工。这就是矛盾与痛苦。苹果最大的供应商,和富士康最大的客户,彼此之间的关系还要继续下去。
锋观点二维码

微信订阅“锋观点”请搜索

公众号:weiphonegd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