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观点

我要投稿
文章作者头像

神_谕

2017-04-19 23:26:09

周航怒怼贾跃亭 易到与乐视的爱恨情仇

  • 威锋客户端

  • 用微博扫我

       从 2017 年春节后至今,乐视系旗下的网约车平台 —— 易到用车频频出现用户无法提现、专车司机无法拿到自己在易到平台的工资、打车没人愿意接单和乘车费用胡乱计费等重大问题。
 
       易到用车的创始人周航,在易到被乐视收购后被直接架空,从此周航便丧失了对易到的直接管理权,网传最后被逼走后的周航加盟雷军创立的顺为资本。也许是创始人都看不过现在被贾跃亭管理下的易到用车,毕竟是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丢失了话语权不说还被让乐视拖累到负债累累,自然是无法忍受。
 
       4 月 17 日傍晚,周航对外发表了一份近期易到相关问题的声明。在这份声明当中,周航非常明确地正面指出: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乐视挪用了易到的 13 亿资金,才导致后来易到资金链断裂,无法给用户和司机提现。并称易到这事并非简单的债务纠纷,有可能会引发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希望乐视和贾跃亭能够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周航的声明一公布,本来已经处于悬崖边缘的易到马上被社会舆论推倒至谷底,爆发了更多用户和司机的提现投诉,乐视这次想继续拖下去也不可能了。
 
       其实贾跃亭靠着让子公司负债给母公司输血这件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是以往一直没有比较重量级的人物和证据去正面讨论这个事情。而这次周航的正式声明,也算是终于捅破了贾跃亭这一层最后的遮羞布。
 
       当天晚上乐视与易到就通过官方微博发布 《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在这份声明内容中,我们看到周航口中 “乐视挪用 13 亿元” 的具体情况。乐视和易到官方声称,事件起因是在 2016 年 11 月在易到资金困难时,乐视控股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了一笔 14 亿元的联合贷款,其中的 1 亿用于易到,13 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并声称在贷款过程中周航本人知情,并在董事会上签字确认了贷款资金的使用合同。

 
       其实这份声明,就等于是乐视侧面承认了他们确实动用了其中 13 亿元。虽然这里看着是乐视公司提供了抵押物,但实际上却是以易到用车的名义去做贷款申请的,理论上来说这笔 14 亿元贷款确实是属于易到的。而且明面上说为了帮助易到渡过难关,为何只愿意把其中 1 亿交给易到,另外 13 亿则注入自己的乐视汽车业务?
 
       相关法律人士也指出,乐视的声明表示这个贷款合同约定是专门给易到公司贷款的,按照现在的贷款监管政策,银行是不会允许一个公司贷款之后,把款项交给另一个公司运作,因为这会严重地扩大出借方 (银行) 的业务风险。所以不管乐视和易到私底下签订过什么协议,在银行不知情的情况下乐视动用了其中 13 亿元贷款,就可以认为乐视套用信贷资金。
 
       周航在乐视的声明出来后也在朋友圈上回应,表示清者自清,他并不介意乐视的这篇反击,也建议乐视和贾跃亭与其有时间发公关文,不如多用点心去解决现在易到用户和司机所面临的困难。

 
       易到用车在 2010 年 5 月就已经建立并投入运营,当时就在做商务车和豪华车型的互联网约车服务,比起 Uber 还要早两个月。易到在当时可以说是一家非常成功的网约车公司,能够给用户提供高端和人性化的服务,甚至连偏好车型、喜欢什么音乐和喜不喜欢与司机聊天都可以在约车前做好选择。这种服务就算放到今天,都是非常难得的。

 
       但随着滴滴和 Uber 的不断壮大,易到错过与出租车和社会车辆合作的最佳时机。当时滴滴、快滴和 Uber 虽然无法提供易到那种专注于高端市场的服务质量,但是极为平民化的乘车费用和越来越多的社会司机入驻,都让这几家后来者的市场份额迅速超越易到用车。
 
       2015 年 10 月,乐视公司以 “现金 + 股票” 等值 7 亿美元获得易到 70% 的股权,成为了易到的第一大股东,易到用车正式并入到乐视旗下 “生态化反” 的众多子公司之一。合并当时,正是乐视帝国繁荣无双、易到遭到前后夹击节节衰退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还有公司希望接盘易到,周航自然是愿意的。
 
       易到并入到乐视系之后,就开始疯狂地进行充返活动,不断地推广 “充一百返一百”、甚至 “充一百返一百二” 的大优惠。这种充返活动一开始确实吸引到大量的用户愿意往易到账户里面充值,甚至靠这个活动重新拉活了易到用车的订单量。

 
       但是这种依靠不断烧钱补贴的运营策略很快就暴露了弊端,慢慢地司机的补贴越来越少、甚至不敌当时的滴滴和 Uber,不少司机选择转跳至其他的网约车平台。司机数量暴减最直接影响的就是易到用户的打车体验,经常没办法叫到车辆,甚至加价预约都没有司机抢单。易到乘客端从 2016 年的 11 月接近 600 万的活跃用户数量,跌至今年 3 月份的 389 万。而易到车主端更是从去年巅峰期 9 月份的 291 万活跃车主数量,跌至 3 月份的 68 万。
 
       随后易到用车的资金链缺口进一步扩大,司机出现提现困难的问题,如今甚至没有司机愿意接易到用户的约车订单,或者出现需要支付现金才能载客的情况。
 
       上海的易到司机现在组团到易到公司上海分部抗议维权,希望能拿到自己辛苦载客得来的血汗钱,但最后得到的也仅是易到公司开出的欠款白条。易到承诺给北京总公司报备,一个月后还款。但一个月后,易到还存在不存在都是这些司机需要考虑的一个风险问题。

 
       有业内人士推测,周航选择在乐视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发布声明是为了逼贾跃亭交出易到,趁易到还没彻底破产之前找人接盘让易到继续生存下去。另外也是为了撇清周航本人与乐视和易到的关系,毕竟以后真的发生什么社会群体性事情,最先找到的肯定是易到创始人兼 CEO 的周航。
 
       不管怎么说,贾跃亭想要把易到资金链崩溃问题慢慢压下去的如意算盘,被周航的一封公开声明给彻底摧毁了。这份声明发出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周航与贾跃亭和乐视公司以往的任何关系、情谊都彻底地断裂了。
 
       易到用车最后到底是靠乐视的再一次融资熬过这次大危机?还是贾跃亭趁着这次危机转让易到?又或者真的进入到破产清算的悲惨境地?现在都非常难说。只是如周航所言,乐视如果真的是一家负责任的公司,此时就不应该只顾着在网络上发公关稿,而是要想办法给易到的用户和司机一个好的交代,这才是最好的公关。
 
锋观点二维码

微信订阅“锋观点”请搜索

公众号:weiphonegd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返回顶部
关闭

用户名: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