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锋网-首页 > 新闻 > iPhone > 新闻 > 苹果并没有因为 Apple Music 就和别人结仇

苹果并没有因为 Apple Music 就和别人结仇

2016-12-23 16:10:25
水木之向
威锋网
加载中...

Apple Music现在让很多人觉得一言难尽。


  负责 Apple Music 的苹果高管 Jimmy Iovine 和 Larry Jackson 在最近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其中谈到了很多关于Apple Music和音乐行业,以及苹果和行业中其他公司竞争的问题。全文如下:

  今年你有哪些收获是在 2016 年初的时候没有预料到的?

  Larry Jackson:从整体哲学层面来说,就是找到解构流派分类的立足点,让这些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东西产生联系。一年前,我觉得大概没有谁能想到泰勒·斯威夫特和 Drake 会合作。我们也是在尝试,提供一个俱乐部让这些人能玩到一块,然后再以互利互惠的方式、利用对方的优势,相互合作。在其他某些领域想要做到这样子可能会有点难度。

  今年 R&B 和 HIP-HOP 艺人在流音乐服务好像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增加,这会对 Apple Music 选择与谁合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Larry Jackson:这种转变在我们进入这个市场之前就已经发生了。我在 Interscope 的 A&R 部门时就已经发现这一点,像Chief Keef这样的艺人在流音乐方面做得非常好。我这么说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不舒服,但是在年轻观众中,说唱其实已经取代了摇滚的位置。HIP-HOP本身也具有和摇滚一样的冲动和态度,所以它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强大的主宰体。

  从我和 Jimmy 的角度来说,我们都具备签约和培养 R&B 和 HIP-HOP 艺人的能力。而我现在更感兴趣的是:时下的新流行音乐是什么?看看今年大热的专辑——Drake、Beyonce、J. Cole, Frank Ocean 和 the Weeknd——都是黑人艺术家。那这就不是流行吗?你在流行音乐电台上可能不常听到 Frank Ocean 或 J. Cole,但流音乐服务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流行音乐时代。


  今年在音乐行业有这么一个看法,特别是 Frank Ocean 通过苹果独家发布《Blonde》之后,很多人都觉得你已经进入了传统唱片公司所不擅长的领域。

  Jimmy Iovine:这是很有趣的动态变化。如今付费流音乐已经流行起来,所以我们必须重新塑造自己。以后还会出现更多新技术,所有人都要重新塑造自己的角色。我们无意成为唱片公司但是我们想让自己的平台成为一个最适合与观众交流的平台。

  我们所做的事情和唱片公司不一样。他们需要管理上百个不同的小组。我们不用,我们也无力管理。我们就是一个在艺人、唱片公司以及消费者之间发挥作用的平台。那天我见到乔布斯和库伊的时候,我就利用这次见面来为 Interscope 寻找机会。我并不受这些东西的威胁。唱片公司就是应该有人知道要如何利用这些东西,而不是说着“把我的歌放到播放列表里”,然后再祈祷一下就完事了。

  今年唱片公司是否成功地利用了你的平台?

  Larry Jackson:(共和录音的)特卡罗·李普曼( Monte Lipman )所做的简直惊艳。他真的帮我们破解了很多难题。(史诗唱片公司的)L. A. Reid 也是充分利用了流音乐服务——今年我们有三张冠军专辑,分别来自 Travis Scott、Khaled 和 Future。我希望这些冠军专辑都能够成为榜样。没有谁要给谁难堪。

  有人认为Apple Music可能只对 1% 的艺人有利。那么对于那些不是 Drake 或者 Chance 的艺人来说,他们应该如何利用这个平台?

  Larry Jackson:现在我们有 2000 多万付费用户,还有几百万试用用户。很多粉丝都是慕名而来的,但如果你把这些人都聚起来你会发现,其中大约60%的人还不到35岁,这些人他们本身更乐于去发现。这只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特别是我们还会进行编辑和组织。

  拿到独家是不是增加订阅用户最有效的方式?

  Jimmy Iovine:我们的用户能够增长到 2000 万,原因很多。他们付费订阅那么他们能得到的东西之一就是可以早点听到歌曲。棒呆了!那么我们在发布独家音乐的时候,用户增长是不是会出现峰值?当然会。这是我们获取用户的唯一原因?不是。

  Larry Jackson:它仍然还是一款非常强大的通讯工具,营销流音乐这个概念。今年这么多热门艺人,他们发布的歌曲和视频等都被流音乐服务带动起来。如果这些艺人都通过这个方式来发布歌曲,那么这不会成为关于流音乐的公众教育吗?


  那么你们是否担心流音乐市场的碎片化,特别是独家版权,会刺激人们通过不合法的途径去下载歌曲?

  Larry Jackson:不瞒你们说,BitTorrent 我也用过那么一两次。我们总会遇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我们非要不可。不过你也要知道,如果你是通过这种办法获得歌曲的话:其实真的非常不方便。首先要找,不断拖拽页面导航,而且这其中还掺杂着一些危险的因素。我们把这些服务设计得简单易用,而盗版同时也变得更难,和10年前相比,盗版已经没那么吸引人了。

  对于 Frank Ocean 后来的状况,你是否觉得很遗憾,有人认为是你们对Def Jam唱片公司以及环球音乐耍了一些手段?

  Jimmy Iovine:我们想和 Frank Ocean 合作。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我们和他合作,但是他可以决定自己的音乐在哪里发布。我们耍手段的话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无论如何我们也拿到了唱片。不管他和环球音乐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都是他们之间的事,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任何关系。

  像 Drake 这样的艺人,通过苹果他已经有所收获了,他什么还要再签一个唱片合同?或者像 Chance 这样刚刚进入职业生涯的艺人,他为什么要签那么多合同?

  Larry Jackson:现在的竞争都是精神占有率的竞争。如今消费者每天需要接收来自不同领域的各种混乱的信息。你如何在这其中突破?你想通过什么狡猾的手段、或者悠闲的方式来突破是不可能的。你必须全力以赴,创造出你想创造的东西。寻常办法是行不通的。在48小时的新闻周期里,一切来去匆匆,所以我们想创造一些具有鲜明的文化特质的瞬间。但这不是非此即彼的事情,两个总比一个好。

  现在唱片公司可以做得最好,同时又是 Apple Music 做不到的事情是什么。

 
  Larry Jackson:艺人开发。现在所有爆红的艺人都是有协议的。唱片公司在这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让一名艺人红起来比让歌曲出现在什么本周推荐播放列表中更重要。在这方面,区域广播公司仍是让人无法否认的、最强大的,他们了解的比任何人的都要全面。实体唱片仍然占据着很大的市场,特别是在德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

  Kanye West 的《The Life of Pablo》独家登陆 Tidal 之前,是不是和苹果发生过什么呢?

  Larry Jackson:其实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在歌曲 Saint Pablo 中他就谈到了我们的关系。一直以来我们都有合作——不一定是商业上的合作。
 
  Jimmy 和我去过他的工作室两次,听过专辑也给了反馈,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我们喜欢他这名艺术家,我们就是想提供一点帮助。

  Jimmy Iovine:他参与 Tidal 的创立,选择与他的朋友合作,我尊重他的选择。其实对于这件事我早有预感。 Jay Z和 Kanye——他们合作是很自然的事情。每个人都在往前走。你想利用你手上的资源做到最好,忽视其他东西。这也是为什么马在比赛的过程中会被蒙上眼睛:只要你把注意力分散到关心跑在你旁边的其他马匹身上,那么你的节奏可能就会乱掉。

  有没有哪些唱片或者艺人让你觉得错过了很可惜?

  Jimmy Iovine:我真的希望阿德莱德能通过流音乐服务来发行歌曲,但这是不可能的,它不在我们的领域范围之内。

  苹果、 Spotify 和 Tidal 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吗?

  Jimmy Iovine:血海深仇是什么。我和 Jay 经常见面。我希望他能够做出好的音乐。也没有唱片公司和我们有什么不和。我做唱片的时候经常邀请昆西·琼斯来帮忙。没错我们是竞争对手。但也仅此而已,没有其他更复杂的东西。

  你认为未来这些服务最终是会整合到一起,还是它们会继续扩张?

  Jimmy Iovine:我觉得你回顾过去就会知道了:总会有 2 个或者 3 个相似的服务。

  你认为和一名艺人除了有商业合作关系之外,维持创意合作关系有多重要呢?

  Larry Jackson:我最不想看到的消息就是有人说我们以冷酷无情的方式在做交易。这是一个互有协作的过程,而不是说坐在象牙塔里做着呆板的银行交易。泰勒自己向我推荐她在跑步机上跑步然后摔倒的创意——她通过邮件来向我推荐这个创意,我们就是在这个创意的基础上和导演安东尼·曼德勒(Anthony Mandler)一起拍摄出来的。这个过程没有任何过滤,也没有什么中间人,我们就是这样合作出伟大的作品。我和布莱恩·麦克奈特合作制作了 Travis Scott 的病毒式广告,我和我兄弟负责指导。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欢迎关注威锋网官方微信:威锋网(weiphone_2007) 汇聚最新Apple动态,精选最热科技资讯。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 威锋客户端

  • 用微博扫我

返回顶部
关闭